寡剌海上

敦复无悔

春起


*在一起几年后

*小小的感情纠葛吧

*凌晨的灵感

1

长风送暖,却也赶不走冬日沉淀的寒冷。

偌大的房子里,没有一丝暖气,两个人互不交集,专心致志的忙着自己的事。

工藤新一抬头,发现天已经黑了,起身将房间的灯打开,打算活动僵坐已久的身子。

这时,房间外传来悉索的穿衣声。他要出去?工藤新一走到前厅,黑羽快斗正要开门离去。

“你去哪?”工藤新一问道。

“哦,出去办点事。”快斗答。

“什么事?”侦探给自己倒了杯水,仰头灌下去。

再低头,门已经关上了。

空气凝滞,长久的留下了快斗的回音。

“没什么。”

2

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,这种相处模式。工藤新一被工作转木了的脑子突然有点疼。几年下来,热恋同居工作,生活除了侦探工作带来的刺激,好像都显得淡然无味。黑羽快斗和他一样,带着到处跑的工作,享受事业给他带来的无限乐趣。

因为我们在做的,都是自己所爱。

“可你们也都是对方的所爱。”服部平次说道,眼神紧紧盯着工藤的眼睛,把工藤新一扎的生疼。

他已经有些醉了,生活将每个人磨琢了几年,变成可以熟练操控所有情况的大人。大人的优点,不再拥有莽撞造成的后悔,缺点,喝酒醉的一次比一次深沉。

工藤新一不觉酒涩,酒精一点点麻痹了他的神经,也模糊了黑羽快斗的脸。

我们都是对方所爱吗?

3

黑羽快斗把喝醉的工藤新一背到床上,温柔地帮他擦净身子,换了衣服。

其实他们两个一直在不同的屋子睡觉,因为工作的原因,两人回来时间经常在深夜,为不吵醒对方,不约而同的分了房。本是这样充满爱意的温柔举动,却逐步成为两人隔阂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无法亲密相见,无法用肉体默契互相救赎。

“黑羽快斗。”工藤新一含糊道。

黑羽快斗一笑,他终于又变成名侦探的日思夜想,这个机器男人的潜意识梦呓。他说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情,只感觉到泛凉的内心掀开些许波纹。

热恋已经过去了,默契还在的啊傻瓜。

黑羽快斗知道,自己说过什么话造成了工藤新一的迷茫。他便是故意这样,也说不出为什来。懒得回答,懒得温柔。

日复一日,没点火花怎么行。

4

天亮了。

工藤新一睁开眼,视线所及是黑羽快斗的脸。

八分相似的两张面孔让工藤新一忽然产生错觉,对面这个人不过是自己的臆想。是自己创造的一个男人,为之神伤。

他怎么在快斗的床上。

新一轻轻坐起,生怕吵醒身旁熟睡的爱人。

习惯温柔,习惯去爱,习惯如何如何,所以感情逐渐僵硬。

失去弹性。

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对视了一会,便也坐起身。

“把你吵醒了?”工藤新一略带抱歉的说,走到窗边拉开窗帘。

重新换一根皮筋好了。

黑羽快斗快速下床,从背后紧紧拥住工藤新一。

“我早就醒了。名侦探。”

5

情感就像一杯水,凉了,倦了,嫌他没有味道了。但它,还是在那里摆着。风会吹起杯中水的涟漪,但水的质量,分毫不少。

工藤新一确定他和黑羽快斗是相爱的,只是经营起生活,没有精力去品尝嘴里塞满糕点后的那一口水。等那一口水灌入,甘甜及时,将所有的阻碍,一股脑的冲进肚子里,消失不见。

黑羽快斗抱了工藤新一很久,工藤新一也就这么呆了很久,他看着窗外的灰喜鹊飞来飞去,听着它的翅膀哗啦呼啦响。

往返,不知疲倦。

“小偷先生,”工藤新一缓缓开口,语气懒洋洋地,头也微微向后靠,“你有好好保存我的铐子吗?”

黑羽一愣,他的名侦探在说什么?

“我不是永远抓住你了吗?小偷先生。”

“没有吧,名侦探。你可还要用一辈子时间去追我呢。”

他转身回抱住他,作为好久不见的第一次问候。

6

Hi , 黑羽快斗。

评论(2)
热度(30)

© 寡剌海上 | Powered by LOFTER